当前位置: 首页 > 出版 > 学术
情境教育与班主任工作
【浏览字体: 】      发布时间:2013-06-10      来源:中国德育杂志社

  □ _ 李吉林

  我曾经做过不少年班主任,现在回忆起来,班主任工作确实给我带来了不少欢乐。我做班主任,心与学生相通、情与学生相联,有一份责任,有一种真挚的情感。在我做班主任的日子里,一直追求一种师生亲和平等、充满情感但又蕴含着理性规范的境界。我觉得班主任工作应该多侧面、多角度地来影响儿童的心理,影响他们的内心世界,而不是直线的、单一的。

  后来我虽然不做班主任了,但随着情境教育实验的进行,我常常和学校的班主任老师打交道。我不断思考、探索怎样运用情境教育的基本模式来开展班队活动,促进学生的素质发展。情境教育是从语文学科慢慢发展起来的。从1978年到1989年,十多年间,我初步构建了情境教学的理论体系和操作体系。1986年,我和学校的其他老师搞整体改革,从中概括出情境教学“五要素”:诱发主动性,强化感受性,着眼创造性,渗透教育性,贯穿实践性。后来我们又把它发展成:以美为境界,以思为核心,以情为纽带,以儿童活动为途径,以周围世界为源泉。经过这样的概括,我发现情境教学不仅可以在语文学科运用,在数学、思想品德等其他学科,在班主任工作乃至学校的各项教育活动中都具有一定的应用价值。于是我从1990年开始酝酿情境教育,并初步勾画了运用情境教育促进儿童素质全面发展的实验方案,试图把情境教学向情境教育全面拓展。我选择了思想品德课作为切入口。为什么选择思想品德课呢?因为传统思想品德课教学一般容易说教灌输,比较抽象,不符合儿童的心理和行为特点。我认为思想品德课应当关注情感,因为情感是儿童思想意识、道德行为强有力的发动者和鼓舞者;应当在激发、陶冶道德情感的基础上,逐渐形成道德观念,再在这个基础上驱动道德行为。我在语文情境教学中就提倡“以情感为纽带,渗透教育性”,这一点显然可以为思想品德课及班主任工作所利用,因此就首先从语文课向思想品德课连同班主任工作延伸。通过这段实验,思想品德课教学面貌焕然一新。情境教育的运用使思想品德课充满了生机,变得有血有肉,改变了过去说教式的、抽象的教育方式,真正地影响着儿童的心灵,影响着他们的意识,儿童道德观念的形成就有了情感的铺垫。情境教育在思想品德课的延伸取得的收获,让我们看到了情境教育在小学教育中拓展的可行性。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向各个学科、向课外活动以至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延伸,影响到儿童学习生活的方方面面。

  这项实践颇有成效,那它背后的原理是什么?它的基本模式是什么?我觉得老师们需要不断地思考和追问,只有弄清了这些基本问题,我们的工作才不是经验性的,而是有明确的思路和理论支撑的。

  情境教育是根据马克思主义关于人在能动的活动与环境的相互作用有机统一中得到全面发展的哲学原理来构建的。环境对人的影响是巨大的。中国有句古话,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们都知道“孟母三迁”的故事,孟母多么了不起,她就知道环境对人成长的影响。情境教育汲取了我国古代教育的优良传统,根据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来丰富它的内涵。情境教育的“情境”,是一种有情之境,是一种非自然状态下的、人为优化的情境,是一种有情有趣、充满着美感和智慧的情境;是网络式的,是师生互动的一个广阔的空间。所以我们每天走进课堂,每天生活在孩子的教育空间里,要考虑一个大的背景,要想到环境对儿童的影响和作用。情境教育以哲学原理为指导,再根据暗示的诱导、移情的作用、角色转换的效应和心理场的整合四个方面来构建它的基本原理,然后根据基本原理构建基本模式。基本模式的第一个要素就是要拓宽教育空间,追求教育的整体效应。儿童的生活空间是他们的成长环境,每一个儿童都是在一个十分具体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环境与儿童构成了一个静态和动态、物质和精神交织在一起的生长环境。这个环境对儿童的影响是不知不觉的,然而却是极其深远的。儿童成长的环境比起五六十平方米的教室要宽阔得多。但是,多少年来,学校成为专门传授知识的一个场所,班主任工作常常是事务性的、规定性的、约束性的。其实,学校的高墙、教室的门窗是挡不住儿童与社会的交往的,抵挡不了生活空间对儿童的影响的。我们班主任的工作就是应该大视野、宽空间,努力从儿童不同的活动区域施加积极的影响。

  小学教育虽小犹深,小学教师虽“姓”一个“小”字,但她的眼界应该是宽阔的,她的境界应该是高远的,这样她才能做出事情,唯有大境界才能成大事业。所以,我觉得小学老师应该想到今天的孩子站在21世纪的舞台,就要面对国内、国际这么大的一个时空。在这个大的时空里,孩子长大后他是什么样的角色,什么样的形象,他对我们国家以至对整个世界将会做出什么样的贡献,是不是他们中也有人会给社会带来一些不利,我们应该从孩子童年的时候起,就去为他们的未来思考、策划、设计。这不是我们每个班主任在嘴巴上讲的,而是要在心里思量、勾画的,甚至带着焦虑情绪去作深层思考的。这是班主任的一种神圣职责。现代教育是一个开放的系统,班主任工作更应该与儿童生活、与社会相通。因此,我们必须拓宽教育的空间。就学校来讲,班主任不仅仅是在教室里、在办公室里和学生谈话,不仅仅是早晨上晨会、一周上班会,还应该从课堂、学校向外延伸。我们从课外活动、主题性大单元活动、野外教育活动等方面进行拓展。我们用一个统一的、鲜明的目标引导班主任工作,也就是我们现在形成的促进儿童素质全面发展的共识,把不同区域的教育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我常常想班主任工作应该以德育为灵魂,德育是学校工作的灵魂,也是我们班主任工作的灵魂。德育工作要以情感为纽带,以儿童活动为途径。没有丰富多彩的主体性活动,儿童的道德素质很难得到提高。我们在考虑儿童活动的时候,要考虑怎么把它拓展开来。班主任的工作一般都比较具体,有的也很琐碎,学校里很多事情都要班主任去做。要使班主任从繁琐事务中解脱出来,真正地走到儿童中间,把儿童看做班级的主人,自己仅是一个组织者,一个参与者,一个鼓动者,一个关爱者,这就得转变教育思想,多角度地构建班主任工作,使我们的教育具有一定的力度。

  (一)教育“周”“节”活动。为提高教育的整体效应,我们开展了一些教育“周”和“节”的活动。这些“周”和“节”并不是每一年、每一学期都依次进行,而是根据当时大的社会背景,根据学校教育的需要以及时令有所选择。比方说每年2月,学生过了新年走入学校,我们第一个活动就是“爱书周”。“爱书周”的目的就是让儿童不仅要爱惜教科书,爱学教科书,还要爱读课外书。因为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要让孩子读好书,和书籍交朋友。在“爱书周”,我们做了一个很大的书的模型,学校还和新华书店联系,举办“金苹果”书市。孩子们可以自己买书,可以把自己的零用钱省下来买书送给贫困的学生,或者高年级的孩子把书送给低年级的孩子。每个教室都有一个图书角,班主任要求每个学生爱惜图书。每个家庭给孩子一个书橱或者一个放书的纸盒子,这样让孩子们拥有自己放书的天地。在“爱书周”的日子里,整个学校都有一种以读书为荣、读书为乐的氛围。这样的氛围告诉儿童,读书是件快活的事儿,读书的孩子是爱学习的好孩子。再比方说,每年快到冬天的时候,我们就有一个“童话节”,在这个“节”里,孩子们就像过年一样快活。我们知道孩子们喜欢童话,童话富有幻想,能有效地促进儿童创造力的发展。没有想象就没有童话,幻想是童话的生命,让儿童多读童话,孩子们会插上想象的翅膀,这就能培养他们的创造能力。童话除了它的智慧性,还有它的教育性,它体现了一种真、善、美的境界,它为儿童在这么一个喧闹的都市里找到了一块美丽的、纯真的净土。“童话节”时,各个班的主题是每个班的班主任和孩子们一起商量的,是“童话的王国”“植物的王国”“动物的王国”还是“科幻王国”,都由孩子们自己决定。然后,他们自己去布置,从教室的门框一直到黑板报,孩子们都精心地为之装扮。很多孩子不约而同地戴上自己喜欢的童话角色的头饰。各个班级还在校园里各挑一棵树,孩子们把自己喜欢的童话角色的剪纸、模型、绘画等手工作品都挂在树上。“童话节”期间,孩子们写童话、讲童话、画童话、编童话、演童话、制作童话的手工作品,孩子们欢天喜地。我们还曾请来市长跟孩子们一起过“节”。市长扮演兔妈妈,学生扮演小白兔、大灰狼。我们把市长戴着白兔头饰的照片送过去,她觉得这是她人生中特别快乐的一天。“童话节”快结束的时候,童话背景要拆掉,孩子们都舍不得,班主任老师也非常留恋。我们学校有一个腊梅园,于是就因地制宜搞了一个“腊梅节”。老师带着孩子观察腊梅花,告诉孩子,冬天来了,外边的很多花都没有了,菊花枯萎了,一串红也都凋谢了,可是现在还有一种花开着,那就是腊梅。在观察的过程中,一种抗挫折教育也随之渗透其中。记得“腊梅节”前,我们全校的班主任集中到大会议室,大家设计怎么过“腊梅节”,选出一个最佳方案。“腊梅节”过后,孩子们对腊梅花有了一种特殊的情感。除了以上的这些“周”“节”,我们还有“丰收节”“幸福节”“创造周”“爱国月”,在这儿我就不一一介绍了。这些“周”“节”给孩子们以特别强烈的教育,因为在这些日子里,孩子是真正的快乐的主人。除了“周”“节”活动以外,我们还将活动引向家庭,例如,妇女节这天,各班班主任和孩子们讨论怎么做妈妈的好孩子,怎么分担妈妈的忧愁。孩子就在班上搞了“我系上了妈妈的围裙”“今天我当家”活动,孩子们都觉得一下子长大了,亲情更加深厚了。

  (二)主题性大单元教育。主题性大单元教育是从语文学科拓展开来的,是从课程发展的历程中得到的启发。叶圣陶先生的课程理论指出,学校里课程的各个分列,是一种不得已的办法。他说因为分列的缘故,每一种课程往往偏于一种境界。他指出,教育的最后目标在于种种境界的综合,也就是说使各个分列的课程能发生的影响,构成了一种有机体系,让我们学生身心沉浸其中。那么,在学校教育中、在班主任工作中或班队活动中,怎样使学生沉浸在这样的境界中呢?这就特别需要我们把各个学科与班队活动融合在一块。现在教育部提出学科边缘要软化,不要分得那么厉害。我觉得这就是课程发展综合化的一种体现,我们竭力追求这种教育的整体效益。情境教育强调以德育为主导,在主题性大单元教育中,就是以德育为主导,以语文学科为龙头,以儿童为主体,来开展活动的。这样就从教学到教育、从课堂到课外、从校园到校外以至家庭在主题的导向上相互迁移、相互作用、相互补充,充分地利用教育、教学中的相似块。这就是互补,是一种良性的循环。这确实比较有效。在“情系灾区,伸出友爱的小手”主题性大单元教育活动中,我们把学科当中凡是表现一种友爱、互助的或者英雄人物利他品质的课文和教材放在这段时间教,音乐、体育、美术也体现这种互助的主题。然后,我们让学校教育走向家庭,让儿童能够主动、高兴、乐意地参与,真正受到友爱的教育,培养一颗同情别人的、善良的心。比方说支援灾区,如果仅仅停留在哪个班级交的钱多,那没有多大意义。我们德育处的老师在家里把每天电视台播放的有关灾区的画面录好,第二天晨会的时候播放,让孩子们亲眼目睹灾区的老人、孩子正受到灾害的严重威胁。于是,就有不少孩子受到感召,把零钱送到学校;还有的拉着妈妈去买新书、新铅笔盒、新书包捐给灾区的小伙伴。捐赠的时候,全校的老师、同学包括退休教师都来了。首先捐赠的是退休教师,每一个人都捐了;孩子们也排着队把自己的零用钱捐出去。在那种情境中,孩子们的人格自然地升腾了。那些被褥、棉衣堆得像小山一样高,我仔细翻看,有的虽是旧书包,但都洗得干干净净;更多是新书包,我特意打开看看,里面整整齐齐放着新的书、新的本子、新的铅笔盒,新铅笔盒里放着满满的铅笔、橡皮。书包的角落里,都没有捐赠孩子的姓名。其间,我挑了一个最漂亮的,问是谁捐赠的,一问才知道是我们教导主任女儿送的,像许多孩子一样,她也没有留下自己的姓名。当时我的的确确感动了,为孩子纯真的、炽热的情怀感动了。老师的行为会对孩子发生作用,孩子的行为对我们老师来说也是一种教育。根据情境应该是连续的理论,我们的活动不像过去那样到此为止。我们把活动延伸开来,孩子们作文课上给解放军叔叔或者灾区的孩子写信,后来,孩子们竟也收到了36封回信。灾区的孩子来信告诉他们,捐赠的铅笔、棉衣给他们带来了温暖,解决了许多困难,表示深深的谢意。我们在这个教育的有限空间里,从广度、深度、密度上拓展教育工作,提高了教育的整体效益。我们的主题性大单元教育每学期搞两到三次,以主题来沟通学科和活动,体现了主题鲜明、情感伴随、儿童自主、角色众多、场景转换这五个特点。活动既有一定的生动性,也有一定的深刻性,这样学校的教育就把儿童的认知、情感水平带到了一个新的发展区域,使教育获得了知、情、意、行的整体效益。

  (三)野外教育。让儿童走向大自然,投入大自然温暖的、宽厚的怀抱,这就是野外教育。我们觉得大自然是人类生活的根基,大自然的美感,她的色彩,她的线条,她的形体,都是无与伦比的。我们班主任要利用好大自然这本好书。孔夫子在两千多年前就主张要在“梨树之下”“杏坛之上”,在一个大自然广阔的空间里授课,所以我们把孩子带到大自然这本书里,引发儿童对大自然因果关系的思考,对自然美的热爱,刺激儿童语言表达的欲望,在大自然发生骤然变化的时候,他会感到惊叹。观察活动充满了智慧,孩子对大自然的情感很自然地得到培养,历次野外活动,孩子都表现得那样流连忘返。野外教育将环境教育蕴含其中了。爱惜环境,热爱大自然,学校里的花草也没有一个人去摘、去踩。孩子从热爱大自然逐渐领悟到人类离不开大自然的道理。我们从这里拓展教育空间,然后再到家庭教育。教育的区域不同,但是目标一致,这就形成一种积极的、正面的教育以及和谐的氛围,让孩子们无论走到学校的哪一个区域,他们的心灵无不受到滋润、得到感悟。

  教育空间要拓宽,心理距离要缩短,班主任老师和学生的距离更要缩短。老师在孩子心目中是权威。在小学,学生家长会说:“我们的话都不听,但你们老师的话他听。”班主任更有权威。权威性使学生对老师产生一种敬仰之情,甚至是一种敬畏,因而产生距离。我们怎么来缩短心理距离,使儿童的发展处于最好的、最佳的心理状态,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师生之间要建立一种亲和的关系,那是平等的、民主的关系。班主任老师应该是孩子的朋友。我们有的班级设立了“知心大姐姐信箱”,孩子一有什么苦恼,就写封信到信箱里,然后班主任老师作为“知心大姐姐”来答复,及时消除孩子的苦恼。那不是以班主任老师面貌出现的,而是以“知心大姐姐”的身份出现。有的孩子父母离异了,孩子非常苦恼,就把苦恼告诉“知心大姐姐”,“大姐姐”就会安慰他。所以说,班主任工作如果没有情感,就会陷于琐碎事务中,也很难想出创新的举措,老师们就会觉得班主任工作太累、太繁琐。班主任确实是辛苦的,然而一旦缩短了和孩子的心理距离,以情感为纽带来做这项工作,就会觉得其乐无穷,非常有意义。

  一个班主任会影响四五十个孩子的成长,想来那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但愿班主任都能体味出其中的价值和幸福,成为孩子美好心灵的塑造者。

  【李吉林,江苏情境教育研究所所长,儿童教育家,全国著名特级教师。历任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实验研究会副理事长,全国小学语文教学研究会副理事长,教育部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委员。著有《李吉林文集》】

  责任编辑/刘  烨

打印】  【关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