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 > 学术前沿
从中芬对比视角看芬兰核心素养
【浏览字体: 】      发布时间:2017-05-12      来源:中国教育报

  康建朝 李栋

  近年来,芬兰一直是我国基础教育政策、研究和实践的热点关注国家。当下,芬兰正处于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关键期。学生核心素养的培育是此次课改的根本目的之一。为更好地促进中芬两国教育交流合作,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成立了中芬教育创新研究中心,并于4月20日携手芬中教育协会共同组织召开了核心素养导向下的中芬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国际研讨会。在核心素养导向下,中芬两国基础教育课改的方向和归宿在哪里?中芬两国在哪些地方可互通有无?会上,两国教育专家围绕这些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的讨论。

  芬兰高品质教育一直领跑全球,我们对芬兰最先的了解可以说源于其教育在国际上的优异表现。当前,芬兰正处于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关键期。学生核心素养的培育是此次课改的根本目的之一。

  芬兰新颁布的国家课程标准提出七大核心素养,我国则提出了学生发展六大核心素养,成为未来课改的“关键”和“源头”。从核心素养的概念上来看,中芬两国的提法大同小异。我国的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主要指学生应具备的、能够适应终身发展和社会发展需要的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而芬兰的新国家课程标准使用了“Transversal Competence”一词,直译应为“跨界素养”,意译可为“核心素养”。

  芬兰认为,核心素养是由知识、技能、价值观、态度和意愿等要素共同组成,是学生在特定情境中灵活运用知识和技能的一种综合能力,并指出,学生的价值观、态度及意愿会共同影响他们运用知识和技能的方式。跨越不同知识和技能领域的核心素养的不断提升,是促进学生成长、学习并成为未来社会合格公民的必备条件。应当说,两国所提出的核心素养的概念和内涵有很多共同点,都特别注重对学生关键能力的培养。

  芬兰新颁布的国家课程标准提出七大核心素养,并将其融入到各学段、各学科的教学目标和教学内容中。这七大方面核心素养分别为思考和学习素养,文化理解、交往和自我表达素养,自我照顾和日常生活管理素养,多模态识读素养,信息技术素养,就业和创业素养,社会参与和构建可持续未来的素养等。围绕每个方面的核心素养,芬兰新国家课程标准从其价值和意义、内容与要素、基础教育培养任务等维度做了进一步诠释。

  其中,“思考和学习素养”是其他素养发展的重要基础。它主要包括知识和信息建构、探究和创新、合作学习、融会贯通、问题解决、思辨和推理、归纳与演绎、自主学习等多方面能力,以及对知识和信息的开放包容态度、学习的自信力和主人翁意识等。学生对自身作为学习者的角色定位及与学习环境的互动,影响着他们的思考和学习方式。基础教育应引导学生建立信息组织和建构方式的多样化意识。探索性和创新性的学习方式,合作学习及学习的专注程度有助于促进思考和学习能力的发展。教师应引导学生从不同视角看问题,并给他们提供充足的发问机会,不断启发他们发现新信息、形成新观点,增强学习和思考的主人翁意识。角色扮演、游戏化学习、实验活动等学习方式,都可以提高学生学习的兴趣,从而提升其创造性思考的能力。

  “多模态识读素养”是一种对多样化文本进行解释、加工并做出价值判断的综合能力。它有助于孩子更好地理解文化交流的多模式化,并更好地构建个体身份认同。这里所说的多样化文本是一种广义的概念,指包括口头、图像、视频、数字、符号及其组合所形成的多样化的知识呈现方式。这种文本可能是手写的、口头描述的、纸质印刷的,也可能是音频、视频或者其他电子化的呈现形式。

  多模态识读素养有助于促进学生批判性思考和学习能力的发展。这种素养的养成有赖于基础教育所有学科的教学和学习,学生既要在传统的学习环境中,也要在新技术和新媒体支撑下的学习环境中,通过多样化的方式不断练习这种能力。这种素养形成的前提是学生要不断处于丰富多样的文本环境中,而且要有科学合理的教学法的支持。教学材料要包括不同呈现形式的文本,学生有机会经常使用、解释和处理这些文本,练习从中提取有价值的信息并解释观点。

  从中芬对比的视角看,芬兰所提的核心素养内涵和要素与我国的在很多方面都相似,但细究之下也有一定差异。

  首先,我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特别注重对学生必备品格的要求,应当说这是党的十八大报告把立德树人作为教育根本任务的具体体现之一,也是我国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全面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有力抓手。芬兰所提的核心素养,更注重的是未来公民所应具备的关键能力,而未像我国这样如此强调品格教育方面的要求。这种要求具体表现为,我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18个要点中包括人文积淀、人文情怀、健全人格、国家认同等指标,这些指标所强调的不仅是能力要求,而且包括了品格或道德素养层面的要求。

  其次,芬兰提出的七大方面核心素养和我国三个维度、六大方面的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指标在很多方面都是相同的。但与芬兰相比,有两个方面是我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框架较少涉及或有所忽略的。这两个方面分别是多模态识读素养和就业创业素养。

  芬兰在未来人才的培养中,之所以特别强调多模态识读素养的重要性,有其原因。多模态识读这个概念是20世纪90年代之后才出现的,此概念提出基于两大背景,一是全球化和移民增加使得语言和文化日益多样化,二是互联网和多媒体技术发展使知识和信息的传递和呈现模式日益多样化。

  在这样的背景下,多模态识读素养日益重要。另外,芬兰特别提出多模态识读素养并将其作为未来公民培养的七大核心素养之一,符合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所开展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的发展方向和趋势。例如2015年的试题和问卷调查没有采用传统的纸笔形式,都须在电脑上完成。而测试题目也都有文本、表格、图标、图形及一些能够选择或拖动的菜单项来构成,知识和信息的呈现方式比传统的纸笔测试更加灵活多样。在这种情境下,多模态识读素养显得尤为重要。

  同样,芬兰之所以强调就业和创业素养也是基于对当下实际及未来发展的综合考虑。应当说,面对社会和行业变迁日益加速,就业和创业能力,尤其是创业能力对未来的人才发展而言非常重要。笔者不禁反思,我们的家庭和学校更多的是希望孩子从小好好学习,然后找个好工作,但较少考虑如何培养他们的自主创业能力。如果我们国家和社会中的很多人都具备自主创业能力并为别人提供就业机会,我们的高校毕业生还会出现就业难吗?

  此外,芬兰新国家课程标准已从多方面融入核心素养,使核心素养的培育具备切实的宏观指导方案。我国未来若要修订义务教育阶段的国家课程标准,并在其中融入核心素养,芬兰的做法或可提供一定的思路或范本。

  (作者康建朝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助理研究员,中芬教育创新研究中心主任;李栋系芬中教育协会执行副主席兼秘书长)

 
打印】  【关闭】  【top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京公网安备 110402430096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中路46号 邮政编码:100088
电话:010-62003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