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 教育研究 >> 书评  

课堂研究的新视野


作者:范国睿   2015年09月02日


  课堂研究的新视野

  ——《课堂生态研究》读后  (2015年第8期)

  范国睿

  相比西方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教育生态学研究,我国教育生态学的研究目前尚属起步阶段,其中的突出问题在于:由于侧重于教育生态系统发生发展的宏观研究多,深入学校教育系统内容的微观研究少,要合理处理宏观研究与微观研究的关系;由于借助生态学理论进行理论推演的研究多,深入学校教育实际探讨教育实践问题的研究少,要合理处理理论研究与实践研究的关系。孙芙蓉教授的专著《课堂生态研究》(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6月版)体现了她对于课堂生态这一教育生态的微观研究领域执着探索,在理论研究与实践研究两个方面较以往研究都有一定的突破性。

  在课堂生态理论研究方面,该书尊重母体学科生态学研究的本质特点,即生态学的学科特性——研究各个组成成分的相互联系和相互作用,并从系统整体上去研究其结构、功能和形态,甚至优化和调控。因此,作者把课堂生态系统作为研究单位,全面探讨了课堂生态系统的构成要素、整体形态与运行机制:课堂生态系统包含活力、组织结构与恢复力三个构成要素,根据这三个要素的外部联系,课堂生态系统的外部形态呈现时空三维结构;根据三个要素的内部联系,课堂生态系统的内部形态为内外两层结构,课外求助对课堂学习起到辅助与补充作用,三个要素的内部之间彼此影响。在课堂生态系统运行中,三个要素各有其运行机制并分别承担不同的功能,其中,活力机制是动力机制,能够激发教师与学生通过教与学的活动输入能量;结构机制是协调机制,通过协调师生关系、生生关系而使能量形成正常、良好的运行秩序;恢复力机制是调控机制,通过调控活力机制和结构机制使课堂生态系统尽可能接近理想状态,保持可持续发展。同时,三个要素机制得以实现的前提条件是正确认识影响因子和作用方式。可以说,该书关于课堂生态的理论研究成果,在方法论上遵循了教育生态分析的研究方法,注重课堂生态各要素、各影响因子间的联系,突出课堂生态系统的整体价值,强调课堂生态系统的动态运行,追求课堂生态系统的可持续发展,从而,使其研究既避免了将生态学范畴或原则的简单移植,又坚持了课堂生态研究的可持续发展的研究价值取向:一切都是为了学生更好地发展。

  在课堂生态实践研究方面,该书基于东部沿海地区大城市、中等城市与乡镇的18所学校近千名学生问卷调查与123位师生近70万字的访谈资料,综合运用数据分析与质性编码的方法,构建了课堂生态系统指标体系与测量公式。首先,课堂生态系统每个要素都有自己的指标体系与测量公式,比如,课堂生态活力指标体系为三级三类体系,指标构成方式是“活动主体+活动类型+活动性质”,在三级指标上,活动主体包括教师和学生;活动类型包括教师的备课、课堂教学和教师帮助,学生的课堂学习、求助教师与同伴互助;活动性质上在教师活动上包括自主性、主动性、关注面和时间量,在学生活动上包括主动性、专注度与时间量,因此,三级指标个数为24个。其次,根据课堂生态系统中三个要素内在关系,该书提出了课堂生态系统健康指数与计算公式:课堂生态系统健康指数=活力×组织结构×恢复力。由此,根据课堂生态系统指标体系与测量公式,能够用定量数据描述课堂生态系统每个要素的具体状态与课堂生态系统的健康指数。这种研究,使课堂生态研究突破了以往研究仅根据生态学的原理原则对课堂生态进行一般性定性描述的状态,努力构建了一个相对完整的既接近学科规律又接近于事物原貌的指标体系与测量方法,为课堂教学质量评价提供了一种科学评估的方法。

  劳伦斯·阿瑟·克雷明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指出,教育的生态学研究,是对教育问题的全面地思考、有联系地思考、公开地思考。孙芙蓉的研究,体现了这种生态学思维。随着经济、社会、文化与技术的发展,影响课堂的生态因素日趋多样和复杂,课堂生态研究也需要与时俱进地持续推进研究。

  (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教育学部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