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 教育研究 >> 书评  

理性:大学的不可或缺

理性:大学的不可或缺——评《理性捍卫大学》


作者:贺武华 杨小芳   2014年11月10日


贺武华 杨小芳

近读眭依凡先生《理性捍卫大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年出版)一书,有一种爱不释手的兴奋。该书字里行间无不在激励你去思考。理性是一种态度,大学的举办者、办学者必须锲而不舍地坚持以理性办大学;理性是一种方式,大学的理念、文化、制度等均必须持之以恒地按理性的方式运行。《理性捍卫大学》一书对于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采取怎样的行动去捍卫大学的理性,做出了富有启发性的回答。

高等教育学的研究在很大程度上是以高等教育问题为场域,运用的是哲学、政治学、文化学、社会学、经济学、法学等多学科的理论、视角和思维。《理性捍卫大学》一书体现了颇深的跨学科思维、哲学思辨以及理论功底。“理性捍卫”不是振臂一呼的号召语,其一,为什么要捍卫,如何捍卫,以什么来捍卫,这是一个层层深入、环环相扣、节节呼应的严密论证体系;其二,大学理性的内涵是什么,大学的观念理性、学术理性、制度理性、文化理性、管理理性等又存在什么样的关系,这些问题在本书中都得到了很好的阐释。

作者在书中对大学本质、大学理想、大学使命、理想大学、大学的理想主义等概念都有个性化的定义与详尽阐述,但所有的概念体系都是“从一而终”,那就是全书的话语与理论体系均为围绕与服务“大学理性”这一中心而来的,或铺垫,或桥接,或强化。何谓大学理性?“大学的理性是人们关于大学的本质、目的、内涵科学认识后,对大学办学治校育人之属性和规律的守持和遵循”;[1]更为深邃而简约的表述就是“按规律办学”——“大学本质上是一个理性组织,因此按规律办学是大学应有的逻辑”[2],这就是大学的“理性自主”[3]。而按规律办学的核心指向就是作者心中的三大“律令”:“大学必须按大学发展的规律办学,按人才培养的规律教学,按科学管理的规律治校”[4]。

作者眼中的大学使命担当尤其令人耳目一新。在他看来,大学不能仅仅停留于人尽皆知的“大学的几大功能”,而是应自觉与国家、民族的命运联系起来。早在2008年,作者关于“大学有无限责任”、“大学是最不能仅仅代表自己利益的组织”的观点就引发了人们对大学之社会责任、国家责任乃至人类责任的思考。“大学是以探索、追求、捍卫、传播真理和知识为目的,继而负有引导社会价值观、规范社会行为使命,是对人类素质改善和提高、社会文明发展和进步具有不可替代的重大公共影响力与推动力的教育机构和学术组织”[5],由此,“如果大学需要捍卫其尊严,捍卫其神圣,捍卫其国家科学脊梁、民族道德楷模、人类文明希望的地位,那么守持大学理性是捍卫大学首要的‘法器’”[6]。由此我们不难看到,作者是将大学理性之重要性、神圣性放置于大学的使命上来加以观照的。

从人的实践活动的角度来理解理性,理性捍卫大学还需要从实践哲学高度去建构一个富有历史感、时代感、现实感的科学合理的实践理性。康德的实践理性以寻求终极的本原和意义为旨趣;黑格尔的实践理性所要达到的善的目的,已经不再是内在的东西,而是只有通过扬弃外在世界的规定才能实现的意志,是对外部现实性的要求。[7]无论是康德还是黑格尔的实践理性,实质上均为精神自我意识的活动。而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确立在实践思维方式上的理性哲学,其独特的实践理性视角使其与以往哲学有了根本上的区别(马克思名言“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马克思的实践理性实现了哲学史上理性观和实践观的双重革命”[8]。以马克思主义实践理性为指导,理性捍卫大学就必须走向大学理性办学实践,遵循大学治理、科技创新、教育教学以及人才成长等规律,让学者、学生、学术、学科、学院等的活力与创造力“道法自然”,自由迸发。

回到《理性捍卫大学》一书,其实践理性,简而言之就是对大学“应如何”和“怎么做”两大问题进行探索和积极回应。从建设高等教育强国、重构人才培养体系和推进素质教育,到教授治校的制度设计、高校去行政化的管理改革,等等,事关“理性”之光应照射的地方,作者均以务实求真、接地气的实践理性,在分析问题、剖析原因的基础上,试图找到对症下药的处方及革故鼎新的方案。以去行政化为例,作者指出,干扰大学理性办学治校(按规律办学)的因素有很多,既有高校自身内部对行政化的内在需求,也有政府对高校行政化干预的外部诉求,然而,要理性捍卫大学、去行政化,关键还在于“内部人”的觉醒与自觉行动,“大学必须找回自己淡忘甚至丢失的大学精神和文化灵魂,回归其教育和学术组织的基本属性”。[9]正是因为对每一个问题的思考都是带有对策建议性的,故阅读《理性捍卫大学》一书的过程,你会急于去寻找“答案”,无论是字里行间的渗透,还是顺理成章式的重点呈现,阅读的快意就在于你总会有一种不温不火的焦虑期待与适度紧张地跟随探寻的欲望。

赞许之余,从中国学者的思维习惯,我倒是更愿意看到全书的编排更专题化些,以达一目了然的效果。当然,如果全书的“凤头”能够再来一篇关于“理性”、“大学理性”的“元理论”研究,那么,对我们研习者的指导与提升会更大些。

————————

参考文献:

1][2][3][4][5][6][9 眭依凡. 理性捍卫大学[M.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6300953013009267.

7 赵甲明,王代月. 科学发展观:实践理性合理化的新发展[J. 河南社会科学,2008,(1.

8 关锋,刘卓红. 马克思的实践理性及其和谐维度[J. 学术研究,2010,(3.

[作者简介:贺武华,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发展规划处副处长,高等教育研究院教授;杨小芳,杭州电子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河海大学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