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 教育研究 >> 学术动态  

生命教育与情感教育之生态探索


作者:刘 慧 夏鹏翔   2018年01月15日


                        生命教育与情感教育之生态探索   (2017年第12期)

    ——第五届中国陶行知研究会生命教育专业委员会年会暨首期中小学校长生命教育论坛综述

                               刘 慧 夏鹏翔

  第五届中国陶行知研究会生命教育专业委员会学术年会暨首期中小学校长生命教育论坛于2017年10月27—28日在清华大学附属小学召开,大会以“生命教育与情感教育”为主题,400余名专家学者参会。

  一、生命教育理论的新“识破点”

  情感是生命的基核。情感是生命的情感,只有生命才有情感。有学者指出,情感是人类精神生命中的主体力量,它是主体以自身精神需求和人生价值体现为主要对象的一种自我感受、内心体验、情境评价、移情共鸣和反应选择。情感既是生命内在的重要活动机制,是人之生命最具基础性的“内质性存在”,也是生命现象具有某些身体表征、最有意义线索的可能“外显性存在”,情绪情感与生命现象相互缠绕、互为表里。积极的情感构成一种对生命的保护,对生命成长的激励。积极的情感基调和情感引导可以帮助引发、营造出积极的、具有教育意义的交往情境并在其中激发生命的活力。有学者认为,情感教育关乎教育中人的生命质量和生活质量,所以,教育的全程都应当关注人的情绪情感。从情感教育出发,通过情感教育培育积极的情感和完整的生命,再启发和唤醒人对完整生命更深刻的认知,帮助和指导人们安顿好生命,处理生命不同层次以及不同生命之间的关系,提升生命的质量,寻找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而生命教育的重要性就在于重视学生在情绪情感上的感受、体验,在理知上的认知拓展及能力,适时给予学生生命能量的补给,并由此影响学生具体的价值认同、生活态度、人格形成的积极性、方向性和统摄性。有学者提出“生命教育的情感生态”的命题,指出情感生态是生命教育中情感教育的走向,情感生态体验让生命感动且多姿多彩、开启生命智慧;生命教育的本意就是要营造有利于大脑和生命健康和谐发育的情感生态关系及氛围,形成生命成长的完整生态系统。有学者报告了情之“动心”而生“感应力”活出“好好”的“生命故事”:情动派生命教育的哲学与教学,情之动心,从情绪到情怀的品性培育;情与感的良性循环,通过感应力,建构生命情调。情感教育就是将因感受而生的片段式的心理状态培养成人格结构的性向,化情绪为情怀,提升人的感受力。有学者指出好教师的特质,即能从生命的角度对待儿童、以关爱生命为自己行动的基点、为儿童生命成长提供有效能量,其前提是教师自爱。自爱是出于人的天性的一种生命需要,是个体生命对自身的关怀,具有原发性;是引发个人美德、推动个体生命超越自我,追求美好幸福生活的德性品质;是出于爱自己而达于爱他人、爱社会,具有超越性。有学者提出,教师从教之道即便千千万万,但“谈情说爱”是主道,即教育之爱、生命之情。有学者将教育现象学带回到人们的视野,认为教育现象学是关注他人的独特性和生活体验,是一门教师如何与学生相处的学问。

  二、生命教育实践:区域特色的形成与丰富多彩的样态

  “情真意切”的生命教育是有温度、有魅力的,因而是温暖、有能量、有力量的。中国生命教育发展至今已逐渐形成某些区域性特色。吉林省以生命教育科研课题为载体,通过梯次化科研队伍建设、课题过程的规范化引领,建立了相对完善的区域性学校生命教育课程体系和积极活跃的校园文化。北京顺义区在中小学整体推进“生命课堂”,提出生命课堂是以生活为基础、以学习为关键、以生长为核心,实现路径是构建有温度、有体验、有合作、有质疑、有生成的课堂。有学者提出教育改革催生了生命课堂的话语转型,呈现出立足人文的交往型话语和立足生活的日常型话语,前者包括基于师生主体平等的交互性话语和基于心理体验的理解性话语,后者包括基于学生天性发展的自然性话语和基于生活与教育互通的共融性话语。这些探索非常宝贵,值得推广与借鉴。有些学者就“时代性、现实性的个体生命情感之观照”展开了深入探讨。如情感管理问题,尤其是当个体生命处在特殊的事件、情境之中时,生命教育如何帮助人管理情感,这是生命教育实践必须面对与回答的问题。有学者报告了“悲而不伤——用健康的方式表达愤怒”,指出愤怒是人类一种奇妙的防卫机转,如果愤怒是为了沟通,我们就必须学习以不伤害的方式、健康的方式表达愤怒,传达真正的信息与需要,这样才能有效沟通。有学者分享了“生之喜悦”与“悲伤辅导”的教学探索,通过“生之喜悦”体验活动之设计与实施、视听媒体赏析教学和绘本教学,让孩子体悟到自己出生之不易,感念父母抚养、教育之辛苦,必能珍惜自己生命,尊重他人生命;有生必有死,失去了至亲的家人,是人世间很大的伤痛,生命教育可根据个案具体情况,通过综合方法手段、绘本、视听媒体等方式协助丧亲者走出悲伤。网络时代人的情感状态也是生命教育的关注对象。有学者报告了“网络时代的感情特质与生命教育”,提出网络时代的生命教育要开展“静心”教育。来自全国多地的中小学校长幼儿园园长报告了各自开展生命教育的状况与特色,可谓精彩纷呈。生命教育工作坊、教学活动更是灵动的呈现了生命教育实践样态。

  三、生命叙事:情感教育的生命律动

  生命是生命教育的最佳资源。生命教育不是有关生命的知识传递,也不单是有关生命技能的训练,而是生命气息的传递、生命能量的交换,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即是生命影响生命、生命陶养生命,因而生命叙事成为生命教育的主要存在方式之一。叙事是人类认识世界与认识自我的一条途径。正如兰伯特所言,“人类根据故事的结构来思考、知觉、想象和做道德的选择”,“藉由使用故事的结构来订定意义”,“故事不止支持当前事件的意义订定,它们也有助于形成未来的理想境界”。“我们所听到的故事与我们所讲述的故事塑造了我们生命当中每一个阶段的意义和结构。”“故事是可以用来了解我们自己的生命之强而有力的工具,可用来组织这种了解”。生命叙事是叙事主体讲述自己和他人的生命故事,每一个生命故事都凝结着鲜活的生命经验与情感体验。生命叙事是叙事主体对自身生命经历的回忆、反思、感悟直至升华,生命叙事是鲜活的个体生命“在场”的活动,是人的“身心灵”共在的活动,是生命情感的流淌与分享,是生命能量的交换与创生。教师的生命样态是学生生命成长的榜样,学者的学术生命在其学生的学术追求中绽放。情感教育之学术传承的叙事:“跟随先生做情感教育”,“以情养心、以德育人”,“与恩师的学术生命情缘”,“先生的师爱故事”,“以情感之眼看德育——跟随先生学习道德教育”,“人生逆袭中的生命之光——感念先生与我的情感故事”,“情系生命:我与导师的生命故事”等,向人们述说着生命的温馨、美好与希望,生命的价值与意义。来自一线的中小学幼儿园教师代表,在专题论坛上讲述了他们在教学一线积极开展生命教育的故事。每一个生命叙事都令人感动。生命叙事既关心叙事人本身,又关系故事的内容和过程,其中所含重要意义在于生命情感的“在场”。它是生命个体最真实、最朴实的诉说,促动了情感就打动了生命,情感教育充满着生命的律动。

  (作者刘慧系首都师范大学儿童生命与道德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初等教育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学博士;夏鹏翔系首都师范大学初等教育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