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徐金海:消除大班额——教育从数量向质量跨越

【浏览字体: 】      发布时间:2020-12-28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首次提出“逐步消除大班额现象”。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从政府工作角度首次提出“抓紧消除城镇‘大班额’”。2019年,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印发的《关于切实做好义务教育薄弱环节改善与能力提升工作的意见》指出,用两年时间,争取到2020年底,全部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基本消除现有56人以上大班额,全国大班额比例控制在5%以内。

  消除大班额,已经成为国家教育政策及政府工作必须解决的焦点问题。在教育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不断提升的进程中,再次审视大班额治理问题具有积极意义。

  大班额问题的成因

  大班额问题早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已存在,但大班额问题的凸显与倍受重视是在进入新世纪后。其产生和加剧受主客观因素影响。

  客观上,城镇化快速发展带来城镇人口大量增加,造成教育发展上的“城镇挤,乡村空”现象。一方面,城镇化使得城镇中小学在校学生数量及学校数量不断增长,即城镇中小学整体教育规模逐步增大;另一方面,城镇化使得乡村中小学在校学生数量及学校数量不断减少,乡村中小学整体教育规模不断缩减。乡村学生大量涌入城镇学校,“大校额”“大班额”问题日益凸显。

  根据《中国教育统计年鉴》(2009、2018),义务教育小学阶段学生数量增长速度远高于学校数量的增长速度,小学生数量由2009年的约4416万人增长至2018年的约7673万人,10年净增长约3257万人。净增长的这么多学生若是按照每个小学1000人标准的话,还需要新建约3.257万所学校,而小学学校实际增长的数量则没有这么多。据统计,小学学校数量由2009年的约4.60万所增长至2018年的约7.12万所,净增长2.52万所。显然,实际增长的学校距需要新建的学校数还有约0.73万的缺口,没有这么多学校,增长的学生应该如何安排呢?“大校额”“大班额”出现也就成为必然。

  主观上,由于教育发展客观上的质性跨越,人民群众在心理上对教育产生更多的期待与焦虑,对优质教育资源的向往,对好学校、好老师的追求愈演愈烈。而且,由于我国教育发展历史欠账较多,优质教育资源总量不足且严重失衡,“僧多粥少”“城镇多乡村少”,远远不能满足人民群众对优质教育资源的合理诉求,出现“大班额”现象也就不可避免了。

  大班额问题的化解

  城镇中小学大班额问题的彻底解决,是实现教育公平而有质量发展的重要环节。在教育实践和发展过程中,大班额问题的解决更需在我国新型城镇化建设以及乡村振兴战略协同发展背景下有效推进。

  首先,重视城乡教育协同优质发展。城乡学校教育的规划建设,需要立足于整个社会的教育生态,需要综合考虑城乡教育发展失衡、乡村教育发展滞后等根源性问题,科学统筹城乡教育协同优质发展。一是要科学规划城镇学校布局,合理配置教育资源。要根据城镇学龄人口变动趋势,科学制定城镇学校的布点方案,尤其要在城镇规划中提前预留和增加教育用地,实现新建扩建学校服务百姓的科学功能定位。同时,需要加大教育资源增量、扩充容量,合理配置教育资源,积极营造建构教育发展的良好生态环境。二是要重视乡村学校建设,弥补教育发展短板。只有乡村教育办好了,老百姓才不会把孩子送去城镇学校,才可能实现城乡教育一体化优质发展。这就需要通过制定乡村学校发展规划、研制落实学校建设国家标准、建立乡村学校发展精准帮扶体系及推进乡村学校内涵优质发展等予以解决。

  其次,完善优质教师队伍体系建设。大班额问题的解决,必须有数量充足且优质的教师队伍予以保障。因此,完善优质教师队伍体系建设是当务之急。一是解决好教师编制问题,满足学校教育教学底线需求。机构编制管理部门根据生源状况定期核定教职工编制,教育部门在核定编制总额内统筹分配各学校教职工编制,真正满足教师数量需求。二是推进教师“县管校聘”管理改革,实现教师资源合理流动。统筹调配编内教师资源,探索“一校多用”“走教送教”等方式,着力解决县域内师资不合理配置与使用问题。三是提升教师队伍综合素质,满足育人质量全面提升需求。要全面提高师资队伍的教育观念、教学水平、专业素养及教育研究能力,实现教师队伍建设走优质可持续发展之路。

  再其次,加强科学评估督导体系建设。大班额的治理需要有科学的评估督导体系予以保障。一方面,要建立加强对中小学控制班额工作专项督导检查制度。对区域内城乡教育协同优质发展所需教育经费投入情况、硬件建设满足情况、教师资源配置情况、大班额调控存在问题状况等,进行定期不定期督导检查以及定期通报,加强对已完成基本消除大班额工作任务县(区)的复查工作,对大班额比例达标之后又出现超标的,要及时通报并责令限期整改。另一方面,要建立严格问责机制,对不作为和乱作为等情况进行问责,对工作进展缓慢、未能如期达成规划目标的县(区)进行约谈。

  随着我国基础教育进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大班额问题将会越来越被重视,而在多方合力下,大班额现象也将会成为过去式。

  (原载12月10日《中国教育报》。作者徐金海,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研究所研究员、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