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翁绮睿:教育科研成果转化将迎来理念、机制和制度创新

【浏览字体: 】      发布时间:2020-01-13      来源: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教育部1030日印发的《教育部关于加强新时代教育科学研究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把加强科研成果转化作为提高教育科研工作质量和服务水平的六项重点任务之一。随着我国教育科研水平不断提升、学科体系日益完善、学术成果积累丰硕,进一步拓宽教育科研成果转化的渠道,促进教育科研为教育改革实践服务,提高教育科研投入的使用效益,是新时代教育科研工作创新发展的关键课题。

  当前我国的教育科研成果转化工作,大多作为科研项目的“最后一公里”,以发表、出版、课程培训为主要形式。然而,这种“成果交付”式的转化渠道,不能满足教育科研人员用实践检验理论的需要,也没有真正把前沿科研成果引入实践领域,出现了实践者对新理论“不知道”“不理解”“用不上”“接不住”等现象。因此,加强教育科研成果转化势在必行,急需理念创新、机制创新、制度创新。

  《意见》指出,应增强科研成果转化意识。“成果转化”不同于“成果应用”:“成果应用”是把成果不经加工地拿来使用;而“成果转化”更强调从抽象理论到具体实践的迁移,涉及对成果做出因地制宜的深加工。教育科研人员应自觉结合应用主体和应用情境的特点,转变话语体系和发布形式,根据实践反馈及时改进理论,追求理论与实践良性互动,实现研究主体与应用主体间视域融合。“成果转化”也不应被割裂地理解为“先有成果,后有转化;有了成果,再谈转化”。由于教育科学的实践性,因此“成果转化”可以说是教育科研的本质要求和整体目标。教育科研应始终取源于实践、面向实践、服务实践,从选题阶段就树立转化意识,广泛开展政策咨询类、舆论引导类、实践应用类研究,倡导扎根一线、实事求是的科研风气。

  《意见》中提到,激发地方政府、科研机构、学校、企业转化和应用科研成果的积极性,这意味着教育科研成果转化将不再仅仅由政府和科研机构主导,而是采纳多元社会治理思想,将成果的应用者也纳入治理主体,采取灵活的多元主导模式,鼓励“自下而上”的成果转化动议,实现成果转化机制创新。与此同时,必须坚持教育事业的公共性,加强党对教育科研成果转化工作的全面领导,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各级政府和教育科研机构需要进一步加强科研成果转化的主导能力、管理能力、监督能力,支持和引领教育科研成果转化工作规范有序推进。

  为吸引多方主体参与教育科研成果转化,需要综合施策。一是构建信息共享交流平台,打造教育科研成果与转化应用需求的“自选超市”,提升理论与实践匹配对接、良性互动的效率;二是改革科研成果评价方式,鼓励成果转化形式创新,加大转化实效在科研成果评价中的权重,允许成果转化过程中的试错和失误;三是对成功实现转化应用的成果,建立长效服务保障机制,为教育改革提供持续的智力支撑;四是加强专业服务机构和人才队伍建设,为科研人员减负增效;五是增加资金扶持力度,开辟灵活的融资渠道,吸引社会资源助力教育科研;六是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深化权益分配制度改革;七是大力宣传优秀成果转化案例,重视对有关人员的精神嘉奖与物质奖励,调动教育科研工作者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让教育科研人员享有意义感、使命感、成就感与获得感。

  总而言之,针对拓宽教育科研成果转化渠道,《意见》指引了明确的改革方向,将有力地激励教育科研人员超越雅舍清谈,投身真情境、把握真问题、提炼真经验,脚踏实地服务决策、服务实践、引导舆论,为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提供有力的智力支持和知识贡献。

  (作者翁绮睿,系教育科学出版社学术著作编辑部编辑)